主页 > 观点 > 高盛坑了多少中国企业?
2018年12月29日

高盛坑了多少中国企业?

“高盛是吸血大乌贼,无情地把吸管插入任何闻起来像钱的东西里。”

——美国媒体选评

12月27日,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因巨额交易亏损,已将总经理陈波和党委书记詹麒两名高管停职。

“公司召开会议指出,由于联合石化下半年市场严重误判,影响巨大,党组进行公司领导调整,陈波、詹琪停止一切职务。”

联合石化是中石化全资子公司,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国际贸易公司,注册于1993年,注册资本为30亿元,目前主要业务为原油及石化产品贸易。

消息一出,中国石化A股、港股午后急跌,中国石化跌超6%,港股跌超3%。

截止到12月28日,中国石油化工股份继续下跌,收于5.41港元,跌幅为5.09%。

而随后有知情人士在网上爆料称,

“联化总经理陈波在原油价格70+的时候买涨原油期货,据说买了3000—7000万桶,给联化亏了数十亿美金。陈波被高盛忽悠了,高盛此前一路看涨油价。”

(图中陈久霖的刑期有误,当时被判四年零三个月。)

此消息一出又为中国石化的黑天鹅附上一层暗影,更多人除了对中石化亏损感到大跌眼镜之外,第一反应则是:怎么又和高盛脱不了关系了?

相比于中国石化AH股的双双跳水,截止到美东时间12月27日,高盛集团股价微涨,收于165.41美元。

对于中国石化的暴跌,高盛的股价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小开心地涨了1.52%。

1

“神坛之上”的高盛

作为具有149年历史的全球顶级投行,美国高盛集团一向高坐在金融神坛,在金融危机后依旧保持光鲜靓丽的金融丽人姿态,再加上巴菲特的垂青,一直被称为“华尔街屹立不倒的灯塔”。

今年10月1日,大卫·索罗门担任高盛CEO后,随后高盛公布了2018年三季度财报,根据格隆汇资料显示,受益于投行业务和股票交易大幅强于预期,第三季度营收86.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超出市场预期;前三季度营收为280.8亿美元,比2017年同期高出16%,为八年来最高的前三季度收入;季度净利润大涨21%,至24.5亿美元;EPS每股收益6.28美元,大涨25%;三季度平均股本回报率(ROE)为13.1%,高出作为行业门槛的10%,今年前三季度ROE录得13.7%,为九年来最高。

然而, 它赚得盆满钵满的身影背后皆是投资人的血汗与憾恨。 迪拜泡沫、希腊混乱、欧元危机等金融高危下的暗处随处可见它那双出其不意伸出的“黑手”所布下的天罗地网。

在中国市场,高盛一直不太受A股券商分析师界的待见,毕竟坏名声在外,以至于不少人戏称“高盛出来唱多了,是该抛的时候了!”。

就本次事件而言,宏观层面今年的国际原油价格坐了一趟过山车。10月3日,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上涨至76.9美元每桶的高点后便迅速下跌,短短两个月里跌去了40%。

但在此情景之下,高盛依然在看多原油。高盛近期还在预计2019年OPEC减产将会提振油价反弹,建议短期做多原油。

就中石化事件而言,中国企业做期货套保是一回事,但不难发现,高盛对着中国企业在内的全球企业的虎视眈眈的危机一直如影随形:台面上的话一向说得礼貌又漂亮,背地里依旧毫不掩饰自己唯利是图的贪婪眼光。

2

对中国的“狩猎”

高盛凭借它对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高度敏感性,早早盯上了中国。

为了便于观察研究中国经济发展动态,制订进军中国资本市场的策略,1984年高盛在香港就成立了亚太地区总部。

此后,它便迫不及待地大摇大摆进入中国,推出了一系列的金融服务,包括股票、银行、投资与借贷。它在中国各大经济中心都有其公司与办事处,可谓是过得风生水起。

为贴近中国市场且提升品牌形象,高盛很早就将中文名称注册,直译过来的“高盛”二字源于“高度兴盛”,即典型的大吉大利之意,但是这些年来听从高盛的策略建议翻车的中国企业多如牛毛。

1.中航油的溃败

在亚洲金融危机的背景之下,1997年陈久霖出任中国航油总裁并接手管理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在他的管理之下,中国航油的净资产由1997年的16.8万美元(28万新元)猛增至2003年的1.28亿美元,增幅高达761倍。

然而,好景未长,陈久霖由于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在导致中航油总计亏损达5.5亿美元(公司当时净资产仅1.45亿美元)之后遭新加坡警方逮捕。

“巨额亏损”、“高管下台”等字眼是不是听起来和本次中石化事件有异曲同工之处?

造成中国航油巨额亏损的期权交易便是高盛的子公司——杰瑞公司推销给中国航油交易员继瑞德的。

当时高盛让中航油在期货市场做空原油期货,看跌未来原油的价格,但它却背地里开始做多原油,看涨未来原油价格。

在中航油第一笔交易出现了高达580万美元的亏损后,如果当时及时斩仓的话,损失并不算大,最多会短期影响中航油股价的涨跌罢了。

”在出现账面亏损时,陈九霖要求立即斩仓。但是,高盛却两次建议“挪盘”。”

而在高盛的“建议”下,中航油却继续补仓,加大看空原油期货的数量,结果全然和国际原油价格背向而驰,导致最终无法善了。

更为讽刺的是,高盛旗下的杰瑞公司是中航油交易部门的风险管理公司,同时也是中航油期权交易的第二大对手盘,中航油早就是高盛的“瓮中之鳖”。

另外,与中国远洋、南方航空、东方航空、中国国航等的之后海外期货交易中,在高盛的建议之下,中方都节节败退。其中,中国远洋损失39.5亿元,东方航空损失62亿元,中国国航损失68亿元。

2.减持西部矿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