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观点 > 难以沉默!我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当医生的日子
2018年12月29日

难以沉默!我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当医生的日子

最新动态:28日深夜,据央视新闻记者从“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了解,联合调查组发现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天津市武清区市场监管局已对其涉嫌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此外,针对舆情关注的,“周洋就诊”、是否涉嫌非法传销等问题,联合调查组还在调查核查当中,调查结果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权健公司天津总部举办的直销体系千人大会现场

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 滑昂 摄

12月27日深夜,权健事件还在不断发酵,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前医生陈晓辉,也终于打算说点什么了。

在接受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专访时,他已经离开这家权健集团旗下医院一年有余,但往事仍历历在目。在他的记忆中,这家医院里,“只要年龄大的医生,不管哪个科室的,不管职称怎样,都可以做专家门诊,五官科的大夫竟然能看胰腺癌”。

陈晓辉还称,在他任职期间,医生的工资要和开出的“秘方药”及权健公司产品挂钩,甚至医生开药还要看某些“老师”脸色。此外,他对权健“秘方药”的功效也持保留和怀疑态度。陈晓辉说,部分患者服用权健“秘方药”后,短期内精神状态可能也会有好转,“但连续取药几次后,有些人就失去了联系”。当然,对是否真有病人能在服药后获救,他也不清楚。

对于这位前医生的说法是否属实,目前权健方面并未回应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但随着天津相关监管部门进行调查,相信答案将能揭晓。

12月27日上午,这是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内的其中一栋建筑

图片来源: 记者 张虹蕾/摄

说法一:医生靠开“秘方药”拿提成

位于天津市武清区京福公路78号的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是权健集团医疗版图中十分重要的一块。医院与权健公司(指“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及权健集团总部,相隔不到600米。

这家占地300亩、拥有床位2000张的医院,于2014年9月正式面向全国营业。12月27日上午8时,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来到这里后,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句出自权健集团创始人束昱辉的“语录”:

把没有说成有,是骗人;把没有做成有,是能力。

这句话被放置在门诊大厅的显著位置。

与众多医院往往在早晨就有大量患者排队挂号不同,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装修精致的门诊大厅十分冷清。门诊大厅门口,一位拖着拉杆箱的女子正与他人攀谈,据她介绍,她的父亲患有肠癌,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采用药物保守治疗,她来这里的原因之一是,“觉得化疗对人体伤害太大”。

中药治疗肿瘤及各种疑难杂症,这也许是众多患者所心仪的保守治疗,也成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对外宣称的一大优势。“权健没有治不了的病。”陈晓辉称,当时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还有这种说法。

陈晓辉入职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前,一直在某大型公立医院执业。他说,在加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后,自己觉得医院的运营管理十分不规范,竟存在医生跨科室看病的情况:

内科外科被合并成一个病区,只要年龄大的医生,不管哪个科室的,不管职称怎样,都可以做专家门诊,五官科的大夫竟然能看胰腺癌。

据陈晓辉描述,因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医生薪资结构中很大一部分都来自“秘方药”的提成,导致很多医生看不惯,所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医生流动性很大。“有一个20多岁的女医生,刚出科的住院医(原文如此),因为嘴特会说,竟然也出专家号接诊。”陈晓辉说道。

陈晓辉说,在这家医院任职期间,他还多次被要求去权健公司开会,“培训讲的都是权健集团创始人束昱辉的发家史,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话”。

其实,就在当年任职期间,陈晓辉也曾向外界反映过自己遇到的情况,并在离开医院前因一些问题和医院产生过矛盾。

12月27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内部装潢

图片来源:记者 张虹蕾/摄

说法二:医生开药要听“老师”的

天津权健肿瘤医院也被本地人所熟知。一位天津市武清区的出租车司机就告诉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这家医院经常接待全国各地的加盟商参观。

12月26日,记者就在权健公司总部看到,大巴车将“尚德系统”人员运送到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参观。

陈晓辉认为,源源不断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参观者,也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贡献了大量收入,在他任职期间,就经常看到权健公司的“老师”带着患者来医院参观。

普通医院是病人听医生的,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是医生听‘老师’的。”陈晓辉解释说,口中的“老师”,指的是权健公司直销体系下,各个层级较高的加盟商。在一车车的参观人员到达医院时,陈晓辉说,个别“老师”甚至会与医院医生提前打好招呼,让医生一定开出具体某项药品、某个数额的处方。

陈晓辉就自己的情况说道,在他任职期间,很多时候是被权健的老师“牵着鼻子走”,他认为,医生的权威性因此大打折扣。

正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内为亲属拿药的山东济宁李女士,目前就是权健公司的会员,不过她并不是被大巴车拉来的。李女士说,她癌症晚期的父亲在济南的大医院挂号难,而“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挂号十分方便”。

“这些人就是‘来送钱的’,就算晚上10点(天津权健肿瘤医院)也得给人家挂上号。”陈晓辉回忆说,他工作期间,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患者大多都来自外地,

医院几乎不动手术,也很少开检查单,全靠卖药。

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要求医护人员要讲“服务意识”,“一旦患者告诉老师服务不好,市场老师反映给束总(束昱辉)、院长,投诉到谁就处理谁。”陈晓辉回忆道。

陈晓辉口中还有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之前曾有医生建议处于癌症早期的患者去外院接受手术和放化疗,被“老师”知情后反映到医院,院领导直接说道:“你是给谁工作?”

“就是这么直白。”说起这些细节,陈晓辉显得十分无奈。

12月27日,天津权健医院内排队取药的人

图片来源:记者 张虹蕾/摄

说法三:高价“秘方药”曾被检出含激素